澳门金沙js游戏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,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!

第274章 落幕

    说是传统文化,其实也不尽然,还有很多现代歌曲,也不一定都跟易儒似的,换了传统乐器的改编版。(手机阅读请访问Wap.k6uK.coM)

    只不过选手们的曲子一听,就能让人知道,哦,是我们自己的东西。

    王萱的《天外飞仙》,轻纱罗裙,是冰面上难得一见的长及小腿的考斯滕,宽袖一放,尽管通袖只是正常的手臂长短,但大大的袖子飘逸万分,顶端被勾带固定在指尖,双手拉着冰刀,她做起贝尔曼姿势,脚下变刃,一场盛大的燕式滑行跃然冰上。

    分片式裙摆并不会限制她的腿部动作,在这种姿态下也完全不会导致裙子被堆积在屁股后面从而鼓起来,可以说很好地规避了正常裙子的劣势短处。

    冰面没有摩擦力,她滑速很快,片状裙子、宽阔衣袖便荡了起来,贝尔曼燕式变阿拉贝斯燕式,她跟一只展翅飞舞的凤尾蝶一样。

    考斯滕虽不是凤尾蝶常见的黑色,但这清新靓丽的黄橙色,也是让人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投影换作了翩跹蝴蝶,在冰面伴着王萱一同起舞。

    天外飞仙!是蝴蝶仙子!

    妹妹好轻盈哦

    要是有蝶式巡场就好了嘿嘿嘿

    ga就是这样的,表演滑侧重表演,能够让观众感慨一句“真好看”,就已然及格了。

    王萱张开双臂,垂落的宽袖在空中飘了飘。

    她学着古代的叉手礼,微笑地向观众致意,而后转身蹬冰,左足滑行着,回到了进出口的后面,人影一闪,就消失在了挡板之后。

    黯淡灯光之中,下一组选手悄然进场。

    一曲《相思》,这是双人组合安凝思顾示今赛季的ex,古筝琵琶合奏版本,原是歌手演唱的某古装神话电视剧片尾曲。

    歌词简洁,没有现在为了写中国风而死命加进去的“为赋新词强说愁”,这首《相思》,配合电视剧剧情不仅没有显得小家子气,反而颇为大气磅礴。

    双人来演绎“相思”,便如“梁祝”,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。

    丛澜扒着梅山雁的肩膀,两人站在电视机前看前场转播。

    “这歌好好听的,可惜是没带歌词的版本。”丛澜说道。

    梅山雁笑了笑“易哥那首能来全场大合唱,我觉得这个也行。”

    再改编,也还是原创为主,不是改得面目全非直接成一个新歌,当然能让人听出来原曲是哪一个。

    不然还算什么改编?

    直接写新曲得了。

    历史与如今,神话与现实,梦幻与真实,以红豆起兴,相思之情干净纯粹,相思之苦入骨惆怅。

    安凝思与顾示的若即若离,两人脚下往彼此走去,身形却要往外,终于到了一处,猛然冲去,却交错而过。

    原来是幻影。

    原来是想象。

    原来是思念。

    “入我相思门,知我相思苦。”

    李白的《秋风词》,在编曲中隐隐地有人哼唱,婉转清丽,余味悠长。

    椭圆形的冰场,两人一在这边,一在那边,茫然四顾,周遭孤零零一大片。

    安凝思掩面哭泣,顾示潸然泪下。

    “长相思兮长相忆,短相思兮无穷极。”

    存于心底的那抹难以忘怀,被珍而重之藏起来的不可割舍,随着婉转的筝音,向众人将这相思之苦娓娓道来。

    只这么两句吟唱,配合着安凝思顾示两人的复杂托举,最末再来一道螺旋线,规尺步的男伴,仰面而上的女伴,两人的交点是彼此紧握的手,全身心的依赖与信任,才撑得起来这震撼一幕。

    冰上画得越圆,故事里就越悲伤。

    两人写着圆满,然则过得并不圆满。

    观众席上不少人都哭了,他们哼着不成型的歌词,听旋律到了尾音,难过得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南茵听到了身侧有人在哼,“最肯忘却古人诗,最不屑一顾是相思”,原歌词,一字一句,如红豆一般,洒在了所有看客的心间。

    红豆有毒,毒入骨,谓之相思。

    红豆有三,一做相思子。

    结束了表演,安凝思一把抱住了顾示,两人用了两秒左右的时间平复内心,在现场的雷鸣掌声里,手牵手行礼致谢,而后离开了前场。

    至此,ga上半场结束,暂时休息。

    现场灯光大亮,看完这十来个节目的人们,恍然到不知今夕是何夕。

    ·

    很快,下半场开始。

    排在下半场第一的是沐修竹,他的曲子是《敢问路在何方》,可以说,中国人没有不知道这歌的。

    谁的童年没有孙悟空?

    今年恰好是猴年,年初的春晚伤透了人们的心,一个“猴赛雷”的形象画作让人对美术界绝望,也衍生了一个个梗。

    同时,使得人们对曾经的经典更加怀念。

    沐修竹带着金箍棒上场,他的考斯滕改自猴哥的虎皮裙那款衣服,也是在出设计稿阶段,丛澜才发现,哇塞原来《西游记》里猴哥的衣服好多套的!

    黄色做底,有虎皮样式的围脖腰封,佐以红色,洋气得很。

    丛澜连僧帽都给沐修竹配上了,他是手里拿着这个帽子上场的。

    追光自四面而来,落在沐修竹身上,人们也就看清楚了他的妆容——特意画的粉色脸部,夸张的眼影和闪粉,顾盼生辉的文字表达。

    没有毛茸茸的头套,也没正式扮作猴子模样,不过,沐修竹一出场就进入了猴子的神态,这是他模仿着电视剧里的动作和神情练出来的。

    好在本身性格跳脱,年岁又小,五官和身材都没张开,天生自带一股小孩子的顽皮气息,演一出泼猴倒是恰好。

    没有师父,没有二师弟和三师弟,这里只有一孙猴子,从石猴到齐天大圣再到孙悟空。

    《敢问路在何方》,沐修竹在一开始跟编舞师沟通的时候,去请教过丛澜,师姐想了想,回复他说,你要有层次。

    不是只在取经,孙悟空的人生太丰富了,他遇到的不公和幸运都太多太多。

    于是,今日,大家就见到了,拜师学艺的快乐小猴子,大闹地府的泼皮猴子,不服就战的齐天大圣,还有最后终于走向取经之路的孙悟空。

    沐修竹来的时候一手僧帽一手金箍棒,他将这两者分别放在不同的冰面位置,在后续的编排里,循着刚好的路线,在猴哥的不同阶段解锁了不同的道具。

    被菩提祖师敲脑袋的小猴子,在山上捣乱的小猴子,这个时候他手里什么都没有,但他真的很快乐。

    观众们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一直到沐修竹在跪滑后拿起来了金箍棒,他这套棍法耍得虎虎生威,也是特意找了少林寺师父,张简方掏了钱请人来队里教的。

    想起来了剧情,草

    啊啊啊可惜没有紫金冠

    但是马上要有僧帽了

    其实剧情很快,这些故事的内容只有四十秒的时间,金箍棒之后马上就到了被压在五指山下。

    沐修竹“嘭”的一声就倒在了冰面正中央。

    观众们“啊啊啊啊!”

    他“艰难”地爬起,一路前行,终于戴上了放置在那里的黄色僧帽。

    孙悟空出现了。

    《敢问路在何方》的主题路线,出来了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选这个曲子当做ex,丛澜给的建议真是非常好。

    恰是猴年,沐修竹恰是这样的性格,只凭借最初的那么一只快乐小猴子,他这个节目就不可能会糟糕。

    c上就备受好评,一整个赛季过来,赛用曲目在不断地打磨着,ex同样也是。

    所以这次的猴子,要比赛季初强很多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齐天大圣变成了孙悟空,但这个《敢问路在何方》里,沐修竹没有最后的“斗战胜佛”。

    后台的丛澜等人一起鼓掌,为沐修竹加油。

    若是视线往后挪,再往后挪,就可以看到,沐修竹的黑色双肩包上挂着的吊坠,改自二月初肯德基联合上美推出的大圣归来系列儿童套餐送的玩具。

    上美出的《西游记》动画,与电视剧一样,都是大家的童年。

    大家可以笑着调侃春晚那只吉祥物“康康”是“猴赛雷”,成为风靡全国的梗,从最初人人厌弃到主动玩梗,也许这是吉祥物的另辟蹊径之红。

    但说到底,这个形象是让人失望的。

    弟弟真的好可爱

    小猴子的神态做得真好啊

    金箍棒耍得也好

    沐修竹上场之前在头发里是特意藏了发卡和吸铁石的,那个僧帽道具里也有相对应的东西,他在之前佩戴的时候举着手在脑袋上捣鼓了很久,因此,脚下的动作虽然没断,但是有点三心两意的慌乱。

    幸好没掉,不过有点松了,他摇头晃脑差点掉下来。

    沐修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脖子,笑得跟傻猴子似的,转身就跑,跟有人追他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“弟弟慢点慢点!”

    “太可爱了这也!”

    掌声带着夸赞的话语,现场的氛围继刚才的休息之后,瞬间被炒热。

    负责编排的人也松了一口气了“还好还好。”

    一切都如预期那样进行着,场面没有冷掉,特别棒!

    下一个选手出场,广播里念着他的名字和节目。

    一溜烟进入后台的沐修竹没急着找自己的冰刀套,先小碎步跑到了丛澜跟前,他一进来就看见师姐啦,都不用刻意寻找哒!

    “小沐的节目特别好,”丛澜揉了揉他的头发,给出夸奖,“我师弟真厉害!怎么这么厉害啊!看都看不够的!”

    沐修竹露出虎牙,一张大红脸“嘿嘿嘿!”

    他大方道“师姐想看的话,我以后给你演!”

    丛澜伸出小拇指“来,拉个钩。”

    沐修竹“嗯嗯嗯!”

    丛澜哄小孩子也是很有一套的,起码在沐修竹身上从未失败过。

    ·

    当ga走到末尾,重量级的人物陆续登场。

    褚晓彤、舒傲白俞寒、丛澜,并没有按照四个项目的冠军顺序来排,而是看节目的质量。

    我一开始就想说了,这个节目单排得真的很有水平

    最好的三个,在最后

    没办法,男单第一也连彤姐的尾巴都赶不上

    易儒放在了上半场,这才显得他比较帅气,要是搁后面,真是被其他人碾压。

    “谢谢谢谢!”他在后台狭窄的走道内双手合十举在脑袋顶端,感激导演的安排。

    至于是不是被小瞧了?

    笑死了,运动员谁在意这个啊!

    他们听安排做事,知道人家是为了自己好,为了整体的节目效果,又怎么会产生这种阴暗想法?

    再说了,易儒扪心自问,他就是比不上这几人,有什么问题吗?

    褚晓彤的ex是《春江花月夜》,是一首诗,是一段曲,也是一副画。

    从2008年北京奥运开幕式上找的灵感,编曲师融入了昆曲,与礼乐篇的《春江花月夜》相似又不同,有着更适合花滑的节奏风格。

    恢弘,大气,傲绝。

    她一袭红裙,冰面有大江大河奔涌,有繁复盛开的层层牡丹,点了盛唐,繁华又蓦地消失,交替变换中,日落月升,高·潮之刻,一幅“春江花月夜”展现在众人眼前。

    褚晓彤仅一人,但丝毫不露怯,肢体动作大开大合,一挥袖一抬腿,下腰鲍步划出一道曲线,直起身,她向前迈出一步,蓦地起跳2a!

    稳稳地踩着旋律节拍落冰,现场观众爆发一阵掌声。

    江畔空寂,幽美邈远,从牡丹到月夜,月光涤荡着人世间,洒下一层薄薄的银辉。

    思念、感伤,离愁别恨,以景喻情,虚实相生。

    褚晓彤特意去请教了语文老师,解读了这首诗,以便于更好地理解这曲子的意境。

    她做得很好,所以才可以给出这么这么好看的表演。

    到了最后,江天一线,一轮皎月高高地悬挂着,褚晓彤站在偏斜中心的位置,恰恰的,就在那条江水的孤舟上。

    冰面是画布,投影是画笔,她是画中人,将整幅画引活。

    微笑着谢幕,投影的波光闪着粼粼之色,褚晓彤挥挥手,顺势滑向了通道口。

    而后,等在那里的两人就手牵着手,滑向了场中央。

    这个ga上有两支《梁祝》,差别在于堂溪虞悟的是小提琴协奏曲,舒傲白俞寒的是越剧选段。

    前者也是源自后者,有了新的艺术创作,是一首经典曲目。

    但,带上唱词的越剧《梁山伯与祝英台》,与《梁祝》就又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相似的曲调,一样的故事背景,讲述的都是祝英台和梁山伯,却能让人清晰地分辨出来,这两个节目是截然不同的。

    越剧的选段要更有深厚底蕴,偏戏剧风格的考斯滕,一浅粉一浅蓝,与堂溪虞悟的红黑色系压根就是不同的路线。

    没有头面,也没有复杂的妆容,这次的两人考斯滕是新做的,从越剧里来的灵感,又融入了新的创意。

    舒傲白的这件粉白连衣裙偏紧身,不是第一件那么松垮。

    一上场,二人就浓情蜜意起来。

    经典唱段外加化蝶,前面可以嗑个c,感叹下双人的好感情,到了后面,俞寒带着舒傲白擦着围栏场边滑过,黑黝黝的围栏外似乎摆着什么东西,舒傲白伸手一捞,手里就多了一件轻纱的大袖。

    二人做了捻转,舒傲白在这个过程里顺势穿好。

    黑暗的冰面,只有两人身上有光,也就让观众们清清楚楚地瞧见了这件“大袖”的玄机——这是一件很宽大的古风外衫,更浅的粉色,上面绣了几十只蝴蝶,在袖子、衣身处随意地散布着,颜色多彩,金银线交织。

    舒傲白抬起手臂,通透的衣袖沁着灯光,那些翩飞的蝴蝶像是活了过来,她飞着,蝴蝶也就飞着。

    满场的荧光棒换了颜色,蓝蓝粉粉的,又在唱词的“化蝶”时统一变作了淡黄。

    这个光很黯淡,但是刚刚好。

    堂溪虞悟在花丛里化蝶,舒傲白俞寒在星空中化蝶。

    万里孤寂,新坟黄土,没有光的冰面,两人所到之处就是光。

    俞寒与舒傲白一起作燕式,舒傲白手臂向前,风带起来了她的大袖,衣衫上的蝴蝶借势飞起,纱轻,它们飞得多姿多彩了起来。

    两场“梁祝”,两场燕式,这浩浩荡荡的巡场动作,前辈深情温柔,后辈宁静珍惜,情感偏向不同,带给大家的感动却是都那么的深刻。

    撞曲不可怕,谁丑谁尴尬,但这次居然没有高下之分,这两场我都很喜欢

    越剧真好听啊,我决定等会儿去搜视频看看

    爽到谁了,爽到我了啊

    两人离场,灯光再度暗下。

    不必等广播里宣布下一个演出者的名字,全场就有志一同地齐声大喊“丛澜”。

    主持人顿了一下,能听得出来,她的声音里有些被逗笑了的快乐。

    “丛澜,《剑舞》。”

    “——”

    “麻麻我终于等到了!”

    想看她的人太多了,把双剑搬上花滑舞台的,丛澜是独一份。

    只冲着这一点,不少人就对她有了好感。

    赛用节目里,丛澜的中国风不算多,《夜莺》是一个,但那不是纯国风——《剑舞》用的《十面埋伏》琵琶曲,是再古典不过的传统文化了。

    这曲子太好听,编舞太好看,然而,丛澜这个赛季的演出太少了!

    少到大家抱着那两次的ga反反复复看个不停,视频都要给盘得包浆了。

    手持双剑出场,丛澜简简单单蹬冰两下,姿态轻盈自在。

    这场ex里的妆容会凌厉一些,战场嘛,杀伐果决的,画个柔美温和的柳叶眉什么的,可能就不太合适了。

    眉峰清晰凛冽,眼影沉郁,丛澜一向会在眼部花费最多的心思,这里更是她的妆容之重。

    深深地吐出一口气,丛澜半蹲着,双手手掌紧紧地触碰了冰面。

    “加油!”她小声地跟自己说道。

    刚才顺势被放在冰面的剑又重新回到了主人的手中,丛澜来回掂量了两下,找了最好的手感位置。

    铮铮杀气,自琵琶的第一声起,在场中蔓延开来。

    投影认真地工作着,现场的打光也按照既定的方案走着,金光洒下,冰上出现了山野、灌木,乃至于战场。

    丛澜旋身腾空跃起,双剑在空中厮杀,彩排时的打光复刻,她剑的影子落在冰上,那凌厉剑锋,直指一道鬼祟人影。

    花滑ga头一次用到投影,这很罕见,前面的节目里已经做到了配合选手,该给画面就给,不该给就缩着。

    现在,投影让人们发现,原来花滑竟然还能这样玩!

    丛澜斩杀的是空中的无形敌人,冰面上,她的剑将影子人枭首,若不是不好模拟,投影设备恨不得把喷血的画面给展现出来。

    草草草草看冰面啊卧槽那个冰面

    是凑巧还是故意的?两把剑砍了三个人,右手剑好像是划过了一个人的脖子

    鸡皮疙瘩都起来了,这要是故意的,安排投影的是个人才啊!

    发现这个设计的人挺多的,他们议论纷纷,在目不转睛盯着丛澜舞蹈的同时,纷纷发出了自己的感慨。

    大家既希望是偶然,也希望是设计好的。

    偶然可以说是天命,出神图的瞬间都是抓拍是凑巧,但设计好的编排也很厉害啊,这说明有专业人士参与到花滑项目里了!

    不然,就凭借那么几个脑壳子没多少脑花的员工,花滑部和冰协能想起来这招?能做到这个程度?

    人才啊!人才真的太重要了!

    肃杀,恐怖,阴森,音乐和丛澜,以及冰面的大片人头攒动,变形了的细长黑影或许没那么写实,但在此时又很恰当。

    丛澜好像真的被敌军包围了!

    确认过眼神,是专门的设计

    投影的钱没白花,不错,真不错

    配合得好好啊!

    花滑需要给背景画吗?不必要,但可以有啊!

    能把节目填充得更加圆满生动,让节目活过来,为什么不做?

    只要不是敷衍的一张图,再配上不卡节奏不卡剧情不卡变换的奇怪画面,认认真真去做,就跟现在似的,这样的投影安排谁不爱呢?

    被围困,被埋伏,被四面楚歌。

    丛澜手持双剑慌乱地左右张望,脚下碎步一般杂乱,没有章法,她被四面的阴影城墙围了起来,起伏不定的墙头后面,藏着一个个的人。

    他们在歌唱,唱楚歌。

    垓下之战,四面楚歌,十面埋伏。

    在杀出重围的时刻,丛澜一剑朝前、一剑向后,开度大的阿拉贝斯燕式凶猛而去,气势如虹。

    到了最后的决战,金戈铁马,没有了气吞万里如虎的气势,胜负早已决断,只余得个乌江自刎。

    没有剑的丛澜,落入绝境的丛澜。

    滚滚江水,逝者如斯,激昂喧嚣的画面已过,败阵后,庞大转为潦倒,气氛中添了几丝萧瑟凄凉。

    剑被丛澜丢在了不远处,她颓丧地跌落冰面,零零落落的节奏同时消失,一曲《十面埋伏》就此结束。

    浩大的艺术盛宴,在此起彼伏的掌声中落幕。

    全场观众起立,众人看到现在早已喊哑了嗓子,尽管如此,依然阻挡不了他们表达对丛澜的爱。

    山呼海啸,沸沸扬扬,灿如繁星的四周,是观众们送给选手的盛大。

    丛澜笑着歪头,举高了手臂,大大地挥舞着。